是誰吃了綠色大山?

是誰吃了綠色大山?

原本在腦中預想著映入眼簾的會是鬱鬱蔥蔥、綠意盎然的山林,

但進入山中後出現的卻是一片裸露貧瘠。

從山頭最高處稜線梯田碎石坡,是慘白的泥灰色,與周遭綠意的山相有著強烈對比。

(圖片來源:報導者-台灣森林保育黑洞:炸山毀林的採礦者)

 

南澳鄉的主要原住民族為泰雅族。

族人中的長老們,口中感嘆的道來:「十幾年前,每年的五六月份,毛蟹會從河口上來,把捕蟹籠放入清澈的河水中,過一陣子都會裝滿滿滿的毛蟹。」。

後來開採石礦,河流的水質開始變差了,溪水會變混濁的石灰色,溪裡的微生物也變少,毛蟹、魚沒有東西可以吃了,也漸漸地變少了。

原住民靠原始技能來生活、用傳統技能來教育他們的下一代,但沒有了毛蟹、鰻魚, 他們的狩獵捕魚技術無法傳承。

這是宜蘭南澳鄉原住民們因採礦產業所遇到的困境。

砂石用途廣泛,主要用途為營建與工業使用,住宅、公路、橋樑、碼頭工程建設用量最大。

在過往台灣十大建設時期需要大量水泥,對於台灣經濟有很大的助益。

 

那採礦業到底對台灣有什麼不好的影響? 

-自然景觀破壞,難以復原

礦場的開採地會會選擇具有豐富的礦石、天然氣的地區,所以會在許多保安林、水源保護區、珍稀水青岡棲地等擁有豐富且珍貴的天然資產上的土地做開墾。

這樣會危及珍稀植物的生存,且原貌恢復的時間不敵開墾速度,生態復育成效緩慢、山中水土難以保持,遇到豪雨會大規模崩壞沖刷等破壞。

 

-原住民的傳統領域和礦產區高度重疊

礦場數量或礦業用地面積,有超過一半都是位在原住民族土地上,在談論採礦議題時,沒辦法也不應該迴避原住民族權益

圖片來源:潤泰礦區空拍影像。(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/攝影)

 

 

 

礦業法案的法條修改  

-環評問題

91%礦區不曾經過環評,展延挖礦時限時也不需環評,因此未經環評程序把關。

-礦場關閉計畫

負責任的開採方式是將礦場結束後的土地再利用、減緩採礦地區社會經濟衝擊的措施規劃。

-原住民族權益

礦場大量與原住民族的生活範圍重疊,因此申請採礦與礦業權展限的程序中,需取得部落同意的規定。

目前法案的事尚未定案與共識。

 

 

如何合理開發、有規範的利用為當前之重要課題。

 

那政府針對這些保育或是森林土地可以怎麼做? 

國外有許多礦場轉型案例:

1.伊甸園計畫Eden Project),將原位於英格蘭西南部的康瓦爾郡(Cornwall)的廢棄瓷土礦場,重新塑造為一個生態生物群落、環境教育中心和年度音樂會場地,也因為這樣的轉變成為相當知名的景點,更被譽為世界第八大奇蹟。

(圖片來源:伊甸園計畫官網

 

2.布查花園Butchart Gardens)將原位於加拿大維多利亞島的布倫活灣(Brentwood Bay)的石灰石礦場,轉型成具有國家歷史遺址身份的觀光旅遊勝地,裡面有一座動物園,夏天是草地音樂會的場地、冬天則是溜冰場地。

(圖片來源:布查花園官網

 

3.德國魯爾區Metropolregion Ruhr19世紀就是煤礦、煉焦、煉鋼重鎮,有超過250個礦區,百年來造成環境與河流的生態浩劫,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,用超過30年的時間,成功轉型為德國指標性的文化、娛樂生活的園地。

(圖片來源:魯爾區官網

 

以上區域轉型,可以增加工作機會、觀光效益等,當然,還有許多更好的辦法可以去執行。

————

暸解台灣山林的現況與挑戰,是希望要保護我們的土地、我們的地球,

環境保育不是犧牲經濟,而是希望能永續使用我們的土地資源。

這也是Patagonia現階段在努力的方向,在商品材質選用再生纖維,不再製造新的用料來做衣物,每年都在更新商品使用回收再生材質的佔比,追求到全商品都能完全百分之百的使用,減少我們對地球的負擔。

 

 

2020年,我們的棉製商品開始用傳統種植的再生農法所種植的棉花,讓耕種地不因化學農藥變貧脊,讓土壤回復健康能永續種植,不影響人體及減少環境的傷害。

 

 

WornWear鼓勵大家把產品使用得更長更久,Better Than New「新不如修」,將一件外套能從穿兩年延長為五年甚至是十年,便能顯著地降低環境足跡。

回歸到台灣土地,或許我們一直都在努力,或許還不夠完善,或許執行力還不夠,
也或許我們還未能深刻了解發生在台灣山林深處的挑戰,

但我們終究與大自然有很重要的連結,人們的意識與覺知的變化,也牽繫著整個大自然與環境的變動。

photo: 報導者

資料來源:

地球公民基金會-大山挖一口

報導者-台灣森林保育黑洞:炸山毀林的採礦者

鏡週刊-天下沒有白挖的水泥-鏡週刊

Patagonia Taiwan - Janet